Category: 未分类

关于肌肉注射的一点体验

由于日常有补充雌激素的需求,而我又感觉口服药的效力并不理想,所以最近把口服药换成了注射药物。口服很简单,把药放在舌头上然后喝口水便万事大吉。如果说还能有麻烦的地方,不过就是注意一下时间,注意一下是否空腹罢了。相比较口服的「一闭眼一抬头」,注射就麻烦了很多。

最最最最基本的,那就是要确保安全。卫生一定是第一位的。该消毒消毒,该洗手洗手。感染真的不是闹着玩。其他的就比如进针方式,回抽,推注的速度之类,就需要多加注意,多多了解。一知半解不行,要懂透彻。因为任何一步都不能出错。但如果你学的不是护理相关专业,或者没有相关的经验,那么很有可能出错了自己也不知道。

在这里我要吐槽一下药商。某些药商卖药,给跨性别者(或者药娘)的打针指南就只有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而且完全没有提到要回抽。这叫谋财害命。

这篇文章的作用并不是教读者如何进行肌肉注射。因为医学相关的东西,网上的都不靠谱。建议买医书看。除了糖尿病人外,一般情况下的肌肉注射(比如打疫苗),都是由医护人员进行的。三角肌和股外侧肌是比较适合注射的部位,但由于我是自己进行注射,所以从角度上来说,我每次都是在股外侧肌上注射的。

注射的时间大多为两三分钟左右。这两三分钟里我会把手机电脑开静音,自己在脑海里哼歌。哼歌,或者听歌,是一种计算时间的方法。在高度紧张的情况下,抬头看时间是不太现实的。

注射完毕,把针抽出来。有血液流出一般是因为在进针的过程中刺破了血管,但只要回抽无血液就不必担心打到血管里。打完之后,那个部位不能揉,只能按。我之前懵懂无知打完揉它,结果肿了。

无论使用什么药物都应该遵医嘱,不要自己作死。口服药除非你是存心想自杀,一般没什么事儿。注射的话,说出事就出事。如果有条件,可以学习护理相关专业,或者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

故事一則(五)

德福一直是个炫酷的人儿
很久前微博上有大V号召女性要有「袒胸露乳」和拒绝 Bra 的权利
他一想
哟呵 这种事儿怎么能缺的了我
然后就转发了微博
希望可以把这种精神传达给他的那39个微博粉丝

德福没有其他的爱好,也没有其他的追求。但是一定要满足自己的嘴自己的胃。
俗话说得好 没有什么不是一顿海底捞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再来一顿肯德基

德福年纪轻轻一小伙子可以说是尝遍大江南北。在美国留学可以说是把他憋死了。
各种奇葩的中餐馆不禁让他怀疑自己当初出国的决定是否正确。
不过事已至此,国都出了,那也没得办法。书还是要继续念的,味蕾等回国再满足吧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德福每次放假都要回家
这次德福有个长假,这可一定得吃个尽兴,吃个痛快。
不得不说国内的美食真的能让人欲罢不能,在经历了一个多月的洗礼之后,德福的体重已经飙升了差不多5kg
德福感觉自己不能这么重了,于是开始运动以满足自己的味蕾
是的,别人运动可以是为了减肥,可以是为了塑身,他减肥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味蕾,说句大白话就是为了吃
好嘛 吃就吃呗

还没运动几分钟,德福就停下来了
为啥呢?他有胸 晃得难受
德福从小就想做女生,所以他打针吃药成功让他有了一个A的胸
可是他,噢不,她,是个坚决的NO-Bra的支持者
毕竟微博都转发了 这个时候买Bra岂不是打自己的脸
虽然朋友们极力推荐,可她像是一个固执万分的糟老头儿,宁死也要一直炫酷下去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自己再不运动就啥好吃的都不能吃了
她就买了个运动内衣
然后快快乐乐地把肥减了继续享受人间美味
至于炫酷不炫酷,有一次我问她,诶,你不是说你死都不会穿Bra吗
她眨了眨眼说,
也就你没事儿吃饱了撑的关心别人穿了啥

故事一則(四)

我最讨厌的就是去理发店
说句实在话 长得丑无论什么发型都是丑的
不存在一个发型就能让你变好看
所以每次我都不满意我的发型
其实倒不是我不满意发型 我不满意的是我的丑
这个倒也无所谓 毕竟丑就丑了 好吃的还是能继续吃的
我对理发店的感情本应一直保持不变
但有一次让我很不爽
那是一个中午,我去理发店理发。下午要去学校所以我一直在耐心等
这个时候有个老奶奶来了(其实也不过四五十岁但我就是想说你老)
环顾四周,向老板耳语了几句,然后老板转过头面对懵懂无知的我说:你看看能不能先让她烫头?很快的
我当时感觉就像是吃了苍蝇
凭啥啊我都等了快一个小时了
排队不得有个先来后到啊?
不过当时我怂得很,说,行吧,那我先走了
然后我就走了
再也没有去过那家店。
不过我不去那家店还有别的原因
她给我理发喜欢和别人说话!!!!
然后就不好好搞
你要是想聊天就搬个板凳夕阳西下的时候聊呗
干嘛工作的时候聊天嘛
聊就聊 还分心
这就不能接受了吧
现在的我摆脱了理发店的苦恼真的很开心了
终于不用每三个星期去一次了

故事一則(三)

小学的时候有个姑娘喜欢我
当时她是班里的英语课代表
她会跳舞会唱歌感觉一切都挺好
不过我当时对她不感兴趣
我感兴趣的是另外一个活泼开朗笑起来有小酒窝的小姑娘
不过那个小姑娘喜欢的是另一个男生
那个男生给人一种很壮实的感觉
而且是当时校园暴力的主要执行人
我就曾经遭过他的毒手
我喜欢的那个小姑娘虽然不喜欢我但是有事儿没事儿就约我出来玩
当时我还懵懂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存在如此高的段位
每次我都欣然赴约 然后丧气归来
尽管如此我还乐此不疲
可能我就是个舔狗吧
喜欢我的那个小姑娘呢,在班里面说,非我不嫁
我以为是大家没事儿瞎起哄我就去问她
没想到她娇羞地承认了
当时我目瞪口呆不知如何是好
她这么喜欢我可我对她没有感觉呀
然后我眼珠子一转
想出了一个脑残的招数
我带着这个小姑娘去找我喜欢的那个姑娘一起出去玩[微笑]
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脑回路
反正就这么发生了
不过我喜欢的那个姑娘还有很多人喜欢,所以队伍逐渐壮大了起来
每次出去玩都成群结队 当时还感觉超级霸气
后来考初中的时候,我喜欢的那个小姑娘她没考上好的学校,最后初中毕业不久就结婚生子了
想想现在孩子都能上幼儿园了吧?
那个喜欢我的呢,我现在和她断了联系了
🤷‍♀️人间百态 就是这样

故事一則(二)

小学的时候,有个英语演讲比赛。
其实我对这个比赛一点兴趣都没有。我从小就对声情并茂地朗读课文不感兴趣。每当班里的头筹起来念课文的时候,我鸡皮疙瘩能掉一地。
更何况,现在要把这种感情放在英语上。
老师指派了班里的两三个英语好的,然后让我们一起去天台背文章。嘛,既然被选上了那就要好好努力嘛。
这个念头在我看到那厚厚一沓A4纸的时候瞬间烟消云散。
然后我就开始背。Of all the colours, I like blue best…
当时感觉自己的英语背诵水平突飞猛进,大有一天就能把文章背完的架势。
但是并没有。
一共大概有两个星期的准备时间。我和另外一个被选上的小姑娘在天台上打情骂俏了两个星期。
这个时候就显现出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了。
两个星期过去了,我还只是会那句 Of all the colours, I like blue best…
而她,居然 都 背 完 了
当时把我惊得目瞪口呆。不过无所谓,反正我当个陪跑的也挺好嘛。毕竟和人家聊了两个多星期,也不赖,况且还是老师提供的机会
后来上了初中,我发现,并不是我不想背,是我背不下来。
在期中考试之后,英语老师挑了几个英语还不错的(是的,就有我)来帮她检查其他人的英语课文背诵。
好嘛,其实我从来不背课文的。
然后我一个从来不背课文的,检查别人的背诵。真的是太讽刺了
这是我第二次感受到以权谋私的快乐
我那组有个漂亮小姑娘,我就很开心了。我就希望我这个小组长不要被撤了,不然多尴尬啊是吧
不过常在河边走 哪有不湿鞋
有一天老师找我去办公室,让我给她背课文
哎呀,这糟了
我一篇都不会啊
然后我就支支吾吾脸红地背了半天都没蹦出来一个完整句子
我当时下定决心,回去了一定要好好背
老师看我不太行,说,你这背的啥啊回去继续背
我说好滴
然后就放我走了
不过后来她也没再查我
毕竟后来的考试我又是班里英语成绩第一
你说如果大家知道我从来不背课文不记单词
会不会被骂?
我感觉肯定会的

然后现在,到了我妹上初三的年纪了。她对英语就是一点儿灵性没有。
我和她吹嘘我小学初中的光辉事迹
她说
别瞎编了,谁信啊
然后过了几秒钟,问我
哥,你这个高中是不是买来的?
惊得我哑口无言

故事一則(一)

这个故事要从头说起
二年级的时候,我转学了。转学之前,我参加了校合唱团,统一鞋服。转学之后,有一天老师说要穿白色的鞋去,我就把下图这双穿去了。我以为没什么问题,但是到了学校之后遭受到了老师以及那些学生们的群嘲。
当时我还不像现在这样,能把人怼到死。当时觉得很害怕,很无力,也不明白到底为什么大家会因此而嘲笑我,就因为与众不同吗?
然后我就把它扔了。
我觉得。因为它,我才受到非议。如果没有它,一切都将变得美好起来。
不过我渐渐发现,我与大家不同的地方很多。
比如我喜欢每天中午放学把所有的书背回家。
比如我喜欢在捐款的时候永远不捐整数。
比如我喜欢听英文歌而他们喜欢听爱情买卖。
再比如说,我不喜欢趴在桌子上睡午觉,所以我就写作业。
这个事儿可以细说一下。当时学校要我们每天中午到学校之后趴着睡觉。我趴着睡不着我就做作业。然后校长巡视的时候看到我在做作业让我哪怕睡不着也要趴着,不要打扰别人。然后我就顶撞他,他就揪我耳朵把我送去了校长室。
在校长室里,我用了我当时最大的耐心不和他撕逼,但是他一直都在和我逼逼,还说类似于你行你上之类的话。
我听到这,我第一反应是,为啥他能当校长?花钱买的?
总之,后面我就变换了策略,没有继续忍着,和他据理力争了起来。不过在他看来我就是个小毛孩,我也懒得和他逼逼浪费时间。敷衍了半天终于敷衍完了。
他说要送我回教室。我说我不要你送。他眼中冒出疑问,我说这节体育课,我自己回去就行。他才让我回去。
从那以后我都是等他们睡醒了我才去上学。
至于他们怎么样,与我何干呢?
反正身体发育不好也不是我发育不好。
总之,正是因为奇葩的小学才让我知道人间险恶很多,傻逼也多。不分年龄性别职业,恶人永远不会变好。
相比较小时候的纯粹的恶,长大之后阴险的恶也多了起来,就等下回再说吧。
恶心过我,欺负过我的人不少。原谅归原谅,挂人还是依然要挂的。

RSS 源推荐

​ 现在这个时代,独立博客已经开始显现出颓势。现在的互联网,各个平台分天下。微信公众号,头条号以及知乎等一系列平台已经成为了人们的首选。对我个人而言,我是非常讨厌微信公众号的。它一方面限制了搜索引擎的索引,普通用户无法通过第三方搜索获取内容;一方面促使文风转向以制造对立为主且易于传播的新式互联网写作方式。譬如,微信上的咪蒙和Ayawawa,微博上的各种营销号,以及知乎上的假故事,都无法避免地会出现在时间线上,这个时候,如果有一款软件,或者服务,可以在一个地方浏览多个平台的信息,岂不是很美好?

​ RSS 就是这样美好的东西。RSS是什么,在这里就不作赘述,点击此处可以访问维基百科的相关页面。很多平台不提供 RSS 订阅,但是我们可以自己制作 RSS 源。譬如,我的博客的 RSS 源地址是:https://lyc.sh/atom.xml 很久之前有一种叫做 Feed Burner 的东西可以让我们自己制作订阅源,但是未免有些太麻烦了。这里我要强烈安利 RSSHub。它可以帮你制作目前互联网上大多数平台的 RSS 源,让你不再为制作 RSS 源发愁。

​ 如何制作 RSS 源不是这篇文章的重点。推荐 RSS 源才是。我用的 App 是 Reeder 3。它之前是收费的,后来改成免费了,我试用了一下,感觉很不错。如果 Reeder 4 出来之后感觉很不错,我应该会更新到 Reeder 4。

Reeder 3 界面

​ 切忌不要订阅那些每天更新几十篇的站点,因为你基本上不会看。是真的不会看。

Trying to get in touch with the bipolar disorder group

Since I come back home, my brain was like stopping running, and I could not do anything. I’ve tried to read, which has been confirmed not my way because any book I read could give me a better sleep quality; watching TV series or movies are not really attractive for me. I have watched The Big Bang Theory for years, but now I started to reject it because the final season is approaching and I am afraid to watch the last episode. House M.D. is another TV series I had followed for a long time. I have watched all the seven seasons and some episodes of the eighth season: Dr. House is a god for me, and I like him very much. I will be suffered if I know he will never come back. He will live in my mind forever, and I will remind him.

Murphy, the protagonist of Good Doctor, has a friend, Dr. Glassman, who was the president of San Jose St. Bonaventure Hospital, retired his position because of cancer. Dr. Glassman is kind, sometimes impatient, and a mentor of Dr. Murphy. In the latest episode, Dr. Glassman encountered another patient who has great enthusiasm for cancer. It looks like cancer makes his life meaningful. Of course, he didn’t upset but very passionate. However, Dr. Glassman likes to be alone, and he is realistic. He knows what will go on and why cancer happens because he was devoted to that field for decades. He is not a stubborn man because he asked Murphy if he would choose to take part in a cancer group when he gets cancer. Murphy’s answer was short and reliable: he quotes the research to prove that joining in groups would result in a higher survival rate. So, at the end of that episode, Dr. Glassman finally gives up his elegant posture and ask mates if she wants to play card games.

Inspired by him, I started to look for groups for bipolar disorder. I found two groups in Douban, and I join in a WeChat group via scanning QR Code in one of the groups. The owner is a Junior student, and she has been diagnosed for years. Her treatment has never been stopped. I observed the group for days. Most of them are not optimistic, and they really look like people who have bipolar disorder. A message about suicide cliffhangs minds, and it happens every day. One day I saw a woman expressed that she wants to suicide after her parents passed away. I was trying to comfort her, but at that time, I feel hopeless because no one helps me. I am pleased to help others, but at that time I am too tired to continue chatting with her, and I know how disappointed for her if I tell her I need to go to sleep. I insisted, and my efforts are working. When I get up, I quitted the group. I do not like the group, even though it might be helpful for me.

The writer asks Dr. Glassman to take part in the mutual-aid group for the audience, and I quitted the group for a better mood. The mood of mine is fragile, so I need to take care of it.

观《流浪地球》后的思考

流浪地球海报 来源豆瓣

这部电影最近非常火,而我也是在二月七号才看。当时朋友圈里有一些小伙伴先去看了电影,感觉很不错,在朋友圈里疯狂安利。那个时候豆瓣上,微博上也都有很多人在谈论这部电影,为了「赶时髦」,我就拉着小伙伴驱车 30 多公里去了电影院。在这里我不得不先夸夸万达集团,要是他们没有收购 AMC,要是他们没有投资这部电影,估计我还看不到呢。

票据

《流浪地球》我是看过原著的,我本以为会出现在荧幕上的悲壮的一幕并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吴京的泪水与他家人,救援队的亲情与友情。但我觉得这其实很不错,因为这种情况下依然是可以拍续集的(虽然原著中没有飞船伴飞这一情节)。这不禁让我想起了《爱情公寓》电影版,简直无从吐槽。

我只在 AMC 看过一次,回国之后并没有二刷。一方面是国内国外放映的电影并无区别(我第一次在美国的电影院看到中国的龙标……),另一方面是据说上映的版本有删减,以后会发布港台的蓝光无删减 DVD。到时候看无删减版本总比再去电影院看一次要值得。

这部片在我看来,其实是很有历史意义的。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国内都没有制作特别精美的好莱坞式的科幻电影,而这部电影算是弥补了这方面的不足,总算有一部拿得出手的科幻电影了。目前国内堪称制作精良的电影着实不多,尤其是现在各种没有演技的小鲜肉以及 Angelababy 那样专靠抠图来演戏的人,实在是很难被称为「演员」。我无聊的时候依然会打开 Youtube 看《琅琊榜》,无他,没有好看的电视剧了。

其实有一些老电视剧是很好看的,比如《大明王朝1566》,《我爱我家》,《编辑部的故事》,或者《大明宫词》之类,都算得上是优秀的电影。再往后一点数,还有《武林外传》,《亮剑》,乃至《家有儿女》我都觉得很不错。这几天我也是飘了,我连《巴啦啦小魔仙》都在看了。这部电视剧其实还是挺有趣的(如果配上弹幕),满足了孩子的幻想,而且还是一部真人电视剧!比大部分动画片要真实。可话说回来,近几年可有优秀的动画片?我觉得没有。《奇奇颗颗历险记》,《虹猫蓝兔七侠传》之类的动画片可都能算是有血有肉,我小时候看的《鸭子侦探》虽然到现在都有点模模糊糊的阴影,可真的算得上是一代传奇。我现在还会在哔哩哔哩重温。《蓝猫淘气三千问》也很棒,那一部太空历险记我的印象最深,当时我脑海里冒出了很多问题,比如重力是怎么实现的……(是的,当时我还在上幼儿园)

我希望《流浪地球》这部片不要是最后一部优秀的科幻电影,我也很希望现在的电视剧电影市场能有一些大的改观,让没有演技的流量明星出现在综艺里就好,电影电视剧请不要荼毒。

withdrawal

我回国了。

这个学期本应该上到五月初,可我提前回来了。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我提到了我的病情。在新的学期开始之际,我感觉到精神每况愈下。这个学期我选到了我喜欢的课,也和有着共同兴趣爱好的人上了同一门课,可我实在是无法支撑下去了。数学与编程其实还好,并不是很难;可物理实在是让我头疼,我不得不花很多时间在物理上面。在刚开学的两三个星期,物理老师用仅仅五六节课就高度总结完毕了整个初高中的物理知识。我看了一下后面的书,真的是「一头物水」。

上个学期我认识了一些新的人,也算是交到了一些些朋友吧。可我却没有办法和她们玩到一起。总得来说算是三观上的不契合吧。虽说有些时候,三观不合的朋友我也可以一起玩得下去,可那时在「求同存异」的基础上的。这些人则没有这种意识,或者说与我为人处事的理念不相吻合。很多时候我选择用一种温和的方式试图化解人与人之间的分歧,可她们却并不买账。既然如此,那还是分道扬镳吧。

至于休学这件事,我其实并没有考虑很久。一方面是没有必要,另一方面是考虑得久不代表思虑周全。那天早上我早早到了图书馆开始学习,到中午我开始纠结吃什么。我和 Jimmy 商量了一下,他推荐了我一个餐厅,可我不太想去。思来想去我去了一趟 Wings Over,虽然说炸鸡什么的不太健康,但我不想跑去停车场开车去中餐馆了。在 Wings Over 店里,我莫名其妙哭了起来。委屈,难受,辛酸,一言难尽。

回到图书馆我就准备 Withdrawal 了。中间做了很多思想斗争,我晚上如实告诉父母我曾经的经历,他们表示理解与心疼,希望我可以尽快回国。把美国那边的各种事项安排好即可。

我当晚就安排好了大部分事宜,第二天去跑申请的事儿,第三天等了一天,第四天拿到 approval,第五天早上回国。

Approval

回国的路上诸多波折。我从我那里先飞到了华盛顿,然后飞北京,最后飞南京回家。我到北京之后本应该在几个小时后就登上去南京的班机,可是南京大雪暴降,机场关闭,航班取消。可怜的我从三点钟到北京等到了晚上八点多上飞机(我六点多的航班),坐上刚一小时就被赶下来了。幸好航司安排了住宿(肯定没吃的)。那个酒店的名字我已经不记得了,我搜了一下是个四星级,但是大晚上的酒店居然连个招牌都不亮,早上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这是专门给空乘人员和旅客们准备的酒店。不仅招牌不亮,空调也不暖和,走道就像鬼屋一样,居然还有一堵墙上贴着房门的贴纸,乍一看真的以为是个门……

第二天早上五点多就把我叫起来,还特地和司机说「这位头等舱的旅客很着急,先送 T2 航站楼」,可我自己压根不着急,更何况我连我坐哪个航班都不知道呢……到了航站楼之后,查了一下,最早的一班已经是下午的飞机了。我就坐在休息室和朋友聊着越洋电话(不得不说 Facetime Audio 通话质量真的好),然后去吃吃喝喝,差不多到了安检的时间去安检,再去休息室吃吃喝喝……等啊等,等啊等,终于可以上飞机了。

机票

至此,我终于又一次回来了。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