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未分类

惶恐

Image

这是一部意大利电影。3 对各怀心事的夫妻和一个深柜,在一次老友聚餐中玩的「真心话」让生活变得一地鸡毛。双结尾的设置给剧情增加悬念,美好的结局背后是隐忍与无奈。
剧中的细节和伏笔很棒,建议二刷:对未成年女儿的教育时,夫妻双方的心态;对出轨伴侣的愤怒与隐忍;影片最后胖子在路边起舞……
Image


我一度把对内心的隐瞒与对他人的不忠诚归咎于自己的无能,当我发现几乎每个人都藏有小秘密且对别人的内心嗤之以鼻时,我才明白,人与人之间的差距真是太大了。我四年级的时候接触 WordPress 博客程序(爱信不信),那时候还 WordPress 2.x 吧,很热爱和别人交换友情链接,希望别人能多踩踩我的博客,最好留个言,这样我就很开心。博客断断续续到了现在也搭建过十几次了,我也从小学慢慢升到大学。我的一个显著变化是,越来越讨厌在互联网上泄露自己的身份信息。
Image

那时候我还年轻,什么都敢在网上写,我的姓名性别生日家庭住址和各种联系方式(甚至我都看过有人把自己的身份证号写在博客的 About Me 界面),生怕别人不认识我是谁。不过我唯一没泄露的是我的脸,谁让我从小就长得丑呢?现在我的博客,把 About Me 界面删掉了,博客只有文章和目录,风格主题也是大众化的,希望可以借此隐藏一些自己的喜好。但是在QQ,在微信,在支付宝,在淘宝,隐藏自己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我收快递用的从来都是我喜欢的日本明星的名字(和他们在剧中的名字),淘宝支付宝的刷脸从来都拒绝,微信和QQ里能不设置的信息都不设置,能删的都删掉。(我新注册微信就是为了这个)但我知道,他,一直在看着你。

一度让我痛不欲生。

我无法接受自己的隐私无法被我掌控。它失控了。

我很理解剧中的佩佩,也就是那个gay,他算是少数群体了吧?生活中的无奈,有很大一部分都来源于,你是少数。如果你身边所有人都热爱咸豆腐脑,你爱吃甜豆腐脑,那么你就是少数,你被他人批评或者「建议」的概率会显著增加。前几天,我妈妈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你能不能把头发剪短些?你看,只有我和你爸这么关心你,觉得不好看,你的那些亲戚都还敢说你的不是?说你其实是对你好。
我笑了笑,说,以后我找女朋友,是不是要带回家,给所有亲戚看一遍,所有亲戚夸一遍,你们俩再夸一遍,我才可以和她结婚?如果有谁说她不好看,不适合做女朋友,我就要和她分手?
我妈笑了笑。
我又说,生活就是这样子的。我很讨厌我们家的一些亲戚,可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也会面带笑容,不会直言「我很讨厌你希望你可以从我家滚出去」。表面和气就行。
我留头发已经有一年多了,心中还是蛮有感触的。我很讨厌别人盯着我看,很讨厌陌生的路人在地铁站里问「美女请问XX站要怎么走」,很讨厌戏谑的笑声,但生活环境就是如此,我能做的也就只有笑一笑,把它忘掉。社会不包容少数群体,不了解少数群体,也歧视少数群体。金星艺术造诣比大多数互联网上的网友要高,可调侃她的声音从未断过;李玉刚曾经录制《北京欢迎你》MV,我爸对他的评价只有「娘炮」。这么多年来,我上过小学,初中,高中,大学(虽然只上了一年),亲眼目睹过的gay只有一个,而且还是在他告白的时候我才知道。那个时候我才意识到,深柜的人群是那么多。七千万除以十三亿,比例也不小,可我为什么从未见过他们秀恩爱呢?
把头发剪短,非议会少很多。是的,可为什么要剪掉?
佩佩隐藏自己是gay的事实,生活会容易很多,还能找个女朋友。是的,他对他的朋友隐瞒了,他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了吗?
因为你属于少数群体,所以你活该。

我从北京回来后,第一次仔细观察这个家。搬来这里已经差不多有十年了,日月如梭,这里承载了我人生中十分之一的回忆。虽然仍对旧居心存怀念,但不得不承认,我人生中的多半都是在这里度过。恍惚之间,这里似乎又不属于我,可能是十年中的多半时光,是在拥挤的学校宿舍里吧。
我仔细观察了我的卧室,有一台差不多和我年纪相仿的电视,不过最近几年我从来都没有打开过;窗帘和床应该比我小一两岁;桌子是以前书房的桌子,而以前书房的桌子是我父亲工作的集团里的,至于为什么后来会搬到我家,那是另一个故事了。椅子是新的,书架也是新的,空调十几岁了,也算是青少年了吧。
门把手上一些划痕,是我用木棍造成的。在一个我已经忘了的某天,我心中突然燃起无名之火,对身边的一切大发雷霆,门把手成了我宣泄的出口,它在当时看起来是那么可恶,引人生恨。我用一根直径三四厘米的木棍狠狠地击打它,它开始变形,下垂,支离破碎,最后被我打了下来。叮得一声掉在地上,它坏掉了,而门上却一点印记都没有,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却又像是失去了灵魂。
然后,我似乎离家出走了。
在高铁上,我关掉了手机,凝视着窗外的风景,我的心仿佛已经飘到远方。耳边无意传来其他旅客们的交谈声,可那个时候的我,只把那些当作背景杂音,虽不觉得吵闹却依然希望能把他们都突突了,以求片刻安宁。


我有那么一瞬觉得,我的双相障碍是遗传性的。可我又不想把它很简单地归咎于基因,试图去寻找些踪迹。可大部分记忆已被我选择性忘记,我初高中时代写的日记也找不到了,无从追查我的过去。开放的互联网也没能留住我留下的只言片语。一切就这么消失了。
我天马行空的想法从未停止,也从未被记录下来。我有过妄想,写个小说,锻炼语言能力,可从未付诸行动。
有的人说我很奇怪,古怪。我不知道是因为我古怪所以别人才说我古怪,还是别人说我奇怪我才变得「与众不同」起来。我最近在看《西部世界》,觉得自己可能是host,我的一切都是程序编好的。无论我是不是host,或者,我是不是其他什么高级点的人工智能,我相信我在讨好别人这一栏上的分数特别高。
有时候会怀疑,自己做事情,到底是因为自己想做,还是为了满足别人的需要,或者说,期许。当我试图打破这个壁垒的时候,发现自己寸步难行。人是无法容纳异类的,而当我做一些「出格」的事情时,总会有人指指点点。我不怕别人的指指点点,但我开始怀疑,我为什么要打破常规,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是自己真的想做,还是为了让别人知道「我要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Hospitalization

Image

我本不想写这篇文章。

很多事情,诸多细节,我都忘记了,故意的。神奇之处在于,我真的忘记了。

** 以下内容由于时隔多日,不保证准确性。 **

有一天晚上,我心情糟糕,和朋友聊天都感到绝望。一心求死。对话大概如下:

我觉得我撑不下去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明天去一趟 Health Center 吧,我明天 10:40 的课,早去来得及。
那我明天陪你一起去?
你来也只能在外面等,意义何在呢?
如果你想让我去,我就可以去
(我想了一会儿说)那你来吧
几点?
明天八点到,在二楼。


我第二天就去了 Health Center。第二层是 Counseling Center,心理咨询用的。因为正常的上班时间是九点多,他们给我找了 emergency service 的医生。

我诉说着我所做所想。

谈话临近终了,他说,我觉得你可能需要住院。
我说,我不想去。
他说,可我们已经在做了。

心中的不悦暂且不表,一句话总结就是,我的生死,与你们何干?


因为我是 involuntary 的,所以只能警察带我去。不得不感慨,人生中第一次体验手铐加警车居然是在美国。到了医院以后,等待 check in 的时候,我的那位朋友来了。很感激她陪着我。经过一番手续,我被独自带到院区。到现在都还记得,名字是 2 North A。二楼,北部,A区病房。在这个区,每个人都能有独立的卧室,不用和别人挤在一起。很幸运我被分到了这里。 Check in 的过程很简单,也很痛苦,有些单词我根本不认识。因为一些特殊的原因,还闹出了笑话。不过第一天晚上我没有失眠。

进去之后,我才知道我不是抑郁症,我升级了—— Bipolar Disorder Type II。说来也很有趣,我一直觉得自己是抑郁症,医生也确诊了。没想到到这里变成了双相障碍。我讨厌这个病的一个点在于,它是无法被治愈的。需要终身服药,我不喜欢。事实上,服药对我来说只是让我脑子里去除自杀这个念头,但它同时也让我丧失了最基本的思考能力。很多稍微复杂一点的东西我都做不了,也无法进行思考。行尸走肉一般吧。

7:00 叫起床,服药。8:30 检查床铺。9:00去吃早饭。吃完饭回来会有护士例行问询和 psychologist 的时间。然后是课外活动,可以去篮球场里打篮球,当然里面也有羽毛球之类的东西,也可以在里面玩牌类游戏。下午一点吃午饭,吃完去晒太阳,然后在院区内自由活动。下午四点是计算机时间,然后是晚饭。晚饭结束是 visitor 时间,在此之后是 psychologist 时间,然后就自由活动可以睡觉也可以看电视。印象中,似乎没有强制的睡觉时间,在自己的卧室里什么时候睡觉都行。每隔 15 分钟有人来查房。

在里面是要做作业的,一共三本小册子,分别是 Level 123,具体的名字忘记了,这个是帮助你康复的项目之一。我一开始做得很认真,后来粗糙了很多,只做需要交的那一页纸,其他的十几页纸都扔掉了。不仅如此,医生也会给你布置作业。医生决定你能否出院,什么时候出院,所以医生布置的作业不能马虎,要好好做。周六日的时候会有一个王姓的中国医生替代工作日的医生,不过他不能决定你能不能出院,只能例行地帮你看看情况。他一开始问我问题的时候用英文问,不过我坚持用中文回答。在两个回合之后,他开始用中文问了。

其实我还有个中文翻译。来自香港的 Kwang。他人很好,和他聊天很开心,可以用中文吐槽讨厌的医生和护士。当我遇到不喜欢的护士提问时,我就假装听不懂,让他给我翻译,然后我再告诉他中文,让他翻译给护士听。总之,我是不会和讨厌的护士说话的。我这个人不善伪装,说讨厌你就绝对不喜欢你。

食堂的东西不好吃,食物做得让人看都看不下去。不过有时候你可以主食和三明治二选一,有时候我会选三明治,因为我觉得相比较那些黏糊糊的东西而言,三明治真的看上去好看吃起来口感也好。在里面,好吃的东西不多,能算好吃的也就只有油炸食品了吧。毕竟只要炸一炸,不过火,就能吃,做起来比一般的菜要简单多了。神奇的地方在于,里面居然没有任何碳酸饮料!饮料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要么是看上去一点都没有黄色但是满满一杯水一看就是淡黄色的橙汁,要么是看上去花花绿绿不知道是什么的饮料。紫色的和蓝色的我都喝过,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牛奶。但是,那儿的牛奶没学校的好喝。我一直以为,学校的食堂是最难吃的,直到我进来才发现,原来还有比那儿更难吃的……


有空继续补充。

终于回国了!

是的,这篇文章本来应该在5月4号写的,因为那天我刚从JFK回到浦东机场。回到家以后,收了几个快递(比如上一篇文章里的那个糟糕的转接器,和我的新的小米Mix 2s,和一些其他杂七杂八的东西),一直在家里躺尸,等着去北京对外经贸大上暑课。本来我对这个博客一点都不上心的(是的其实我现在也不上心((是的我对我所有的博客都不上心。 但是我现在很想着手写点东西。平日里懒散惯了,热爱看剧但不热爱看书,遣词造句的能力可能都不如一些初中生了。


Image

我刚回国吃的海底捞

![Image](https://static.lyc.sh/file/Blog-Resources/17-47-35.jpg)

买的新键盘(我好像还没提到过这个


回国之后,最难以忍受的就是糟糕的网络环境。那熟悉都网络劫持又回来了,真的是让我万分想念。之前在国外,打开个微信公众号文章特别慢,但回国以后秒开,这也算是一种网络优势吧。可是这种网络优势又有何用呢?我宁愿选择一个国内网站特别慢,但是干净无劫持与运营商广告的网络。
回国了发现打开自己的博客特别慢,一查原来我之前用的 cloudFlare 的 DNS 和网络加速到了国内成了劣势。索性换成域名注册商的 DNS,把 CDN 加速也关掉了,开启了 bitcron 自带的香港节点,这打开速度才有所缓和。果真,不回国还真的体验不到,因为我一直以为 Cloudflare 在国内的加速会由百度承担。


在这里,我非常想吐槽 Bitcron 的 SSL 证书设置。我之前在腾讯云那里弄了免费的 SSL 但是在这里却用不了,无论怎么输入证书内容都会提示无效。最后只能用 Bitcron 自带的 SSL 证书。虽说可以用自带的,但 Bitcron 无论如何也都应该修复一下吧?简简单单地在 Q&A 页面写那个框框只验证格式,难道不是很不负责吗?弄一个上传的控件直接上传证书难道不行吗,真是的,浪费时间。

为 rMBP2015 更换 nvme SSD

先上一张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图:
Image


更换后的效果:
Image


本来我的是 256 Gb的内部存储,但是用了这么久以后感觉有点不太够用,所以索性换一个大点的硬盘。原装的固态硬盘实在是贵到令人发指!!不过,还好 macOS 10.13 增加了第三方 nvme SSD的支持,不然我就只能要么忍要么剁手原装了。


先上链接,我用的SSD是
Samsung SM961 Polaris 512GB M.2-2280 PCI-e 3.0 x 4 NVMe OEM SSD,转接器是 [Sintech NGFF M.2 PCIe SSD Adapter for Upgrade of 2013-2017 Macs (ST-NGFF2013-C)] (https://www.amazon.com/gp/product/B01CWWAENG)淘宝上有一家转接器据说很好用,但是实际不好用,地址是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62388724120


教程视频:需翻墙


测速结果:Image


*目前已知的缺点:无法查看硬盘温度 *

先上一张美照
Image

之前想买 Fitbit Versa,199刀,后来仔细想了想,为什么不干脆买 Apple Watch 呢?所以..就买了…
Image
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喜欢它的 Activity。它真的敦促了我锻炼..说不定人会更瘦一些

在 rMBP 2015(12,1) 上安装 Deepin Linux 15.5

##准备工作

  1. Macbook Pro with Retina 2015 Early
  2. Deepin Linux 15.5 镜像
  3. 一个 U 盘

##macOS

  1. 在 MacBook 硬盘上划分一个新的分区,但是不必考虑新分区的文件系统,反正到了 Linux 下还是要格式化的。大小以能装下系统和 swap 分区为宜。
    Image
  2. 下载 deepin-boot-maker,制作启动盘。

Linux

开机按option键,选择新的启动项。如果无法直接进入安装,或者卡死在 deepin logo,按 esc 可以看详细记录。重启,选择新启动项,选择第二个 failsafe 进入类似于 Live CD 的系统界面。
进入系统以后,先不安装系统,找到 gparted 工具。用 gparted 删除在 macOS 下创建的分区,删除以后就成为 unallocated 的分区了。而后,分别创建一个 swap 和一个 ext4 分区。现在电脑内存比较大了,swap 分区设置小一些也无所谓。我设置了 1GB。 剩下的可以都创建为 ext4 分区。
一般来说,swap分区是 /dev/sda3, ext4 分区是 /dev/sda4。
从桌面选择 Install 完成安装。
安装完毕后可以直接重启。开机的时候按 option 选择要进入哪个系统。

##安装完以后
安装完以后,最首要的一个问题是,无法使用Wi-Fi。
Wi-Fi的安装详讯以下链接:(拷贝至地址栏查看)
https://askubuntu.com/a/624746

##目前已知的 bug

  1. 右侧的 USB 口无法使用(可能是个例)
  2. 合上盖子后经常能听到通知声,大概是 Wi-Fi 的原因
  3. 15.5 尽管已经支持高分屏,但是里面的程序对高分屏支持不足

当然,好处也有很多。比如 Linux 平台上的 Firefox 58 上的使用速度秒杀 macOS 平台。
Image

搬宿舍 & 红海行动

因为春假期间,所有的 Dormitory 都要关门,但是 Apartment 却可以继续住,所以我就搬到了学校的 Apartment 里。搬家也蛮麻烦的,而且自己没有车,也不好意思找学长学姐帮忙,所以自己就 Uber 好几次来回,终于搬完!
Image
本打算坐校车,而且出门就是校车站。但是大中午的赶校车搬家,感觉拥挤而且麻烦,所以最终还是决定打 Uber (不得不说美国这边打车真贵啊……

上周末,和同学一起去附近的电影院看了 Black Panther。看这个是因为,实在是没电影看了,但是大好周末又不想荒废度过…… 这是一部非常主旋律的电影,电影院里坐满了黑哥哥黑姐姐,而且海报里没有白人,出场的一共就俩白人,有一个大功臣居然也没在海报里出现,看来这就是一部能让黑人集体高潮的片子……

昨天和同学去一家很远的电影院,看红海行动。不得不说这部片子的确拍的不错,基本上算是高潮迭起无尿点,值回票价。里面好多血肉模糊,断肢残臂的画面,和我一起去的同学看着都快崩溃了……画面我还可以接受,但有几个场景真的是吓到我了。这部片子不太适合心理素质不好的和柯南看少了的人看(划掉
Image

新年快乐👻

不知道现在发新年快乐会不会有点晚哈哈哈哈,昨天晚上朋友过生日,恰好大年三十,一起去了 Cary 那边新开的川渝汇。
川渝汇我去过几次,据那个朋友说,这是附近唯一一家回锅肉用蒜苗做锅底的店,非常正宗。作为一个全然不知回锅肉要怎么做的小白,我也就只能选择相信她。不过,这回锅肉是真的好吃!我第一次她们一起去的时候,本来想点重庆辣子鸡,可她们好心提醒我,这是一家四川餐厅,确定要点辣子鸡吗?向来口味清淡的我瞬间怂了,决定点个别的。这次试了一下,发现辣子鸡也不过如此嘛,辣度还可以接受。
我最喜欢的其实是鱼。我很喜欢吃鱼,尤其是美国这里的鱼都没有刺,想吃多少吃多少。不像在国内,吃几口还得吐几口鱼刺,一不小心卡了喉咙还要去医院。学校的 Dinning Hall 有时候会做炸鱼块,我一次能吃三四块🌚(可能这也是减肥失败的原因)我忘了昨天点的这道菜叫什么,但是我在台北 101 也吃过,感觉台北 101 的比这家川渝汇的还要辣一些。
其他的菜也还好,可能是我最近的口味变了,所以才更喜欢吃辣点的东西。不过喜欢归喜欢,我回去以后就感觉肚子不对劲,拉了肚子,第二天早上又在卫生间里蹲了好久… 实在折磨,下次一定要少吃点少吃点少吃点。

1 2 3 4 5